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虚度光阴

2019.08.09

这几年,我到底做了什么呢。

从上次的那篇博文起,已经过去半年了。这半年里,我完成了人生最重大的任务之一——高考。高考结束了,我人生的一个阶段似乎也告了一段落。不知道大家在经过高中三年之后,都收获了什么呢?学校教授的知识不说,有的人钻研了自己想学的知识,精通了一个领域;有的人虽然并没有精通什么,但是获得了自己的学习哲学和方法;有的人或许没找到方向,但是收获了一群道友,拥有了奋斗的体验。

可我到底收获了什么呢?

要说我收获了什么,也不能说是毫无收获。我终于发现,过往的我是多么的幼稚。我曾坚信的逻辑,被无情地打破,于是我终于看清了自己支离破碎的推论和不堪一击的三观,原来我所信仰的哲学其实只是一具空壳。我曾以为的技术,根本不是技术,即使我不再复制粘贴,我仍然做着不求甚解的事情,我曾不屑了解而忽视的底层基础,才是真正的技术。我曾秉持的性格,最后也只是拙劣的 copycat,只能模仿学习着别人,也找不到真正的自我究竟在何方。

我曾信仰实证主义和形而上唯物主义,认为世间的一切都如同精密运行的齿轮,可以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科学,观测、记录、预测。我也曾信仰马哲,觉得绝对论的说法过于偏颇,实证永远抓不到事情的本质,只有辩证法才能揭示世界的根本。我又战战兢兢地踏入存在主义,拥抱了宗教的光辉,赞颂人类存在于此的伟大悲歌。可惜,我只是人云亦云,当心中有一点疑惑,受到其他理论的劝诱时,我像受惊的仓鼠,逃向新的哲学。不仅是哲学,我对待大部分逻辑的态度,也都是逃亡和得过且过式的。当看到当前逻辑的漏洞,我就逃向一个全新的逻辑。我只能看到逻辑表面的合理,却自动忽略了其背后的大部分推理过程,假装其是先验的。十几年,我一直在用这样破碎的逻辑感来支撑我的人生。

我看不起脚本小子,我觉得他们没有真才实学,什么事物都不知道原理,就复制粘贴,也只会依赖现有的工具。于是我广泛涉猎,了解一切我看过的东西,深入应用我感兴趣的,阅读文档,从零复现。这样,我成为了另一种脚本小子。我成为了系统的组建工人,反复练习将预制件搭建成一幢大楼的技能。可是,我却永远不会从头打出一块砖头。我学习机器学习、机器视觉,可我只会调用一个个方法,按照文档重现论文中的网络。连网络的本质都不知道的我,连 Canny 算法到底都在干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怎么可能独立地脱离文档写出新的程序?连更换数据集类型都做不到的我,还谈什么写出自己的算法?学会了 Firejail,将每个应用都用沙盒隔离又如何?不知道 ELF 运行的原理,不了解汇编,甚至连 C-like 的内存管理都不懂,就更不可能理解内核漏洞了吧?用 Python 写了一个个小工具又如何?把 Python 当成方便而社区庞大的脚本用,这和小学沉迷批处理的我又有什么长进?把 Vim 配置来配置去又有什么用?文本编辑器再玩出花,写不出代码又有什么意义?会从头构建 Linux 又有什么用?对所有的工具都不了解,只知道装这装那。Desktop Manager 到底做了什么,Window Manager 起了什么作用,Xorg 和 Wayland 到底是什么,混成器是干什么的,Init 进程又负责什么?上层的 Userspace,下层的 Kernelspace 我一无所知。这样一知半解地玩弄工具,又能学到什么呢?别人三年间反复地刷 OJ,有了算法的基础,或者学习破解程序,从而从底层理解了 OS 和可执行代码的本质。我又学会了什么呢?

最初,我想做个女生,因为我发现女生不太会被老师责骂,而我也喜欢女生细腻的性格。后来,我又想做回男生,因为我取向常规,而且我觉得越是接近社会,合群就显得越正常。之后,我又想成为 LGBTQ 圈子的一员,因为我喜欢这个圈子自由而又尊重个人的态度,和人与人之间最真实美好的情感。可是我却只是个流浪者。我不属于任何地方,因为,我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我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到底是外向还是内向?我是谁?我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遇到了谁。当我独处的时候,我大概根本显现不出自我。于是,我在各个圈子间横跳,寻找着归宿。可当我自己都没有形态,我又怎么找得到容身之地呢?这样的我,又能找到什么归宿呢?

我用这几年,告诉自己,我一无所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