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妄自菲薄与好高骛远

2018.08.25

仔细一看,博客已经两个多月没动过了啊。。不对,之前还贴了一篇学校的作业来凑数,这样算来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更新过博客了。刚刚补完作业洗澡,稍微想多了一点,就想记录下来。因为是临时有感而发,会想到什么说什么,估计本来可怕的逻辑和文笔会更加糟糕。嘛,这里就姑且饶过我吧,毕竟是一次正经的博客除草。

这一年半的生活经历真的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改变。从后知后觉无忧无虑,到试着开始思考,到忧虑过度,此后走火入魔地失去自我,再至如今平静下来,心境真的是一月一变。这可能就是青春吧,多变而又脆弱的自我,我姑且也算是开始习惯这样的变化了。

洗澡的时候试着梳理经历的一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其中似乎有着有趣的规律。我自己的心理困扰,或者是我身边一些正在发生的问题,其原因也许都是对个人能力的错误估计与理解。有时候是妄自菲薄,高估了目标的难度,从而主动放弃。而也有时候是因为把自己看的太高,好高骛远,最终只能在暗淡中退场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奇怪的现象:当人回首斟酌过去的自己所作出的成就时,就如同在山上向下俯瞰自己所走过的山路。看似道阻且长,但自己的亲身感受却没那么可怕。这其中很大一部分会是天赋的原因,毕竟 99%的努力必须建立在 1%的才能之上。还有一部分应该是由于和自己的“相性”,也就是说个人兴趣比较契合,或者是“做起来就是不感觉累”这种旁人听来会气愤,但是却完全由衷的理由。背后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最终的结果就是,自己达成这个目标所要付出的东西比别人看来少。

从小,在我的心中一直都有着两份向往。其中一份是我的文艺之梦,还有一份是对信息科学的热爱。前者的结晶就是我的电子琴爱好与技术,而后者则化作无数我日日夜夜编写的程序与参加的比赛。在两个梦想共同的开始——也就是九年前的我看来,这两个目标的难度大概差不多。但是,为了达成前者的目标,我不知付出了多少充满泪水的日夜,而后者的实现,似乎没有给我留下多少痛苦的回忆。同样地,对于学习,以前的我认为交大附中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是我绝对不可能到达的地方。而在今天的我看来,当初只是稍微放了些心思在学习上,作业做到凌晨一点并不是那么痛苦的事情,付出这点代价又何妨?可若是把这套理论放在他人身上,也很有可能不成立吧?大概,有些事情不去尝试一下,是永远不知道其难度所在的。对事物难度的成见是一种巨大的毒害。如若在一切开始之前就说:“这个目标的难度实在不切实际了”,其实可能就扼杀了一个优秀的未来的自己。只有尝试了,才能正确评估自己的能力,在这之后再经由各方面的判断来确定是否进行下去。也就是说,告诉别人如若“机器学习也就这么点简单算法,很好学的” “物理?这不是天生就会的吗?”这样的话,也许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或者在 尝试一件事物之前 就给自己判个死刑:“天呐!这个学生和我一个年纪就能参加乐队了!” ”我去,清北复交巨佬!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种做法对自己或许也不太妥当。在这种 试试又何妨 的事情上,自我的估计偏差是可以由尝试而弥补的。多追求,多尝试,我觉得是一种很好的做法。或许在一段时间的努力之后,我会发现,目标离自己并不是那么遥远。

但令我不安的是,很多时候,浅尝辄止式的尝试是不能对自己的能力和目标的难度作出正确的判断的。错误的目标估计和其带来的错误奋斗与错误满足,往往会成为各种各样的灾难。

前两天有熟人和我抱怨一群技术人员带来的一场闹剧。简单来说,这群人想要实现一台手持式的眼底疾病诊断仪,将产品的售价从如今的二十万压到数千元。投资人已经找好,项目马上就要进行演示。但是他们本来认为很简单的光路设计与程序编写却出了很大的偏差。图像模糊,算法无从下手…… 一开始尝试时根本没有考虑过的问题接踵而至,让他们忙得焦头烂额。由于他们之前对项目难度的错误估计,预定的演示目标根本无法实现。

如今深度神经网络大热,到处都在讨论相关的内容。我认识的一位新交大 IEEE 重点班学长刚刚加入班群,就被扑面而来的神经网络讨论而淹没。对于连本科数学知识都没有的学生来说,神经网络不是我们可以涉足的领域。但是由于神经网络可以套用现成的成果,胡乱修改也可能出不错的成果,这给很多人带来了错误的认识与预期。盲目地修改配置数字一开始可能会出一些喜人的结果,但绝对不可能持续。不仅学生群体有错误认知,在社会上,一家又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也在不停地出现,却也不停地消亡。这正是 21 世纪的炼丹术,当化学的萌芽还未出现,长生不老最终也只能是一场迷信与空想。

生活中有太多的事物存在着这样的陷阱。看似非常简单的目标,会被一个又一个”小问题“所阻碍,最后走向覆灭的边缘。”我们开始的条件非常良好,能力也很优秀,但是为什么会被这些预料之外的破事绊住手脚,为什么就是做不到!“,我的一位机器人社团的学长如是说。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小问题。这些”破事“恰恰是一个个问题的关键,自己的能力可能根本就没有达到实现相应事物所需要的水准。这些错误的估计,只有当自己发现错误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这些跟头,是必定会摔下的。而跌跟头的过程,也就是所谓”阅历“的一部分。这就如人行走一般,迈出的每一步都是一个跌倒的过程。或许在这个年龄,跌跟头本来就是一种常事。不,就算是人成长了,陷阱与跟头肯定也会常伴。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在行走时把重心放低,一开始就做好自己能力不足的准备,做好跌倒的预备动作,在倒下的时候不至于慌乱,而能腾出自己的双手将自己撑起。

为了发挥自己真正的能力而大胆尝试,与为了不让自己受伤而放低自己的预期,这两者看似是矛盾的。我也一直对这对矛盾感到迷茫。但是我觉得,不应该因为可能高估自己而受伤而放过任何前进的机会。多做,多试,永远是对自己最负责的做法。同样地,在尝试的过程中,时刻要做好止损的准备,做好”前行的路上可能有最黑的黑暗存在“这样的打算,让自己做好万全的准备来迎接新的挑战。再说,青春本来就是尝试的最好时机。今天,错误与失败带来的后果远比工作时遇到的小得多。在这段时间里去冲击,去实现最好的自我,同时认识到自己可能的不足,学会看到自己的缺点,放下自己的身段,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做法。

哇,已经两点零七了。本来还想多写一点更个人更情感上的想法的,可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文章的思路也偏得理性了。现在真的脑壳疼,估计再写下去文章就要更不知所云了。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咕咕咕),明天我大概会整理一下最近心理上的变化与反思,再写一篇随笔发布吧。

咕了 作业太多了😢 有时间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