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思想录》材料随笔

2018.06.18

帕斯卡认为,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从物质上说,人可悲地与苇草没有本质区别,都是那么的脆弱。但是人有思想,能感知到这种可悲与自身的局限,这是人有别于它物的伟大之处。人是卑贱与伟大的混合体,要脱离自己可悲的限制,正是思想引领人回到心灵的天堂。

帕斯卡是一名全才,他用自己的一生贯彻着自己“思想”的信条。面对自然,他用思想的力量解构现象,认知规律与本质。面对天地,他用思想的能力给出自己信仰的解答。这是一根苇草的反抗,是一段向上天展现的表演与证明。

诚然,一个社会性的人缺少不了集体意识、秩序与约定俗成,对人来说必不可少。但是,若是失去了个体的思想,人便不再为人。宏大叙事与“主流价值观”横行的背后,是千万欠缺自我思想的牺牲者。学会思考,运用自己的思辨力,方可解放心灵,成为一个真正的个体。不允许他人与群体主宰自己,这是人最后的疆界。

在思想的面前,理性与信仰是统一的。信仰是理性的信仰,理性是信仰的理性。无论是对信仰的追求,还是在对理性的践行中,人都补充着思想,以期心灵的救赎。

只有当人觉醒了自我意识,“人”才成为了“人”。有了独立意识的保护,人不会被集体意识完全束缚。在理性认知的引领下,人能确切认知万事万物,给出自己合理的解答。人终究不会脱离物质与世俗,欲望、享受与拼搏排解着人的孤独与寂寞。而为了弥补堕落之业,人又全力寻求着思想的慰藉和补全。在兽与神间,每个人用自己的毕生试探其平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