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世界折叠

2017.11.26

刚刚看到一篇微信号文章《北京终于折叠》,提到目前北京的整治活动将底层劳动者的生活空间压缩到最小,阶级分层固化的严重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在我看来,阶级分层固化不仅仅是北京乃至中国的问题,这是全球当今社会经济模式下的一种必然。面对这样的必然,我该如何生活?

说到底,这些社会问题到最后还是归咎于人口与资源的不平衡。人多资源少,人还总是有新的欲望,资源的开发跟不上人的欲望。那怎么办?只能牺牲一些人的利益了。谁牺牲,谁不牺牲,这得资源分配者说的算。作为国家层面上说,这样的分配者就是政府。制定规则的人首先会是最大得利者。你说一个官员或者是高层人士,制定出会导致自己既得利益损失的分配方案,可能吗?所以首先得是第一空间的人,也就是掌权者及其附庸,享受最好的资源。接下来入住第二空间的人,那得是对社会和经济发展最有贡献的一批人,在中国这样的一批人是中产阶级,大概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白领”。他们能享受到一般人能享受到的最好生活条件。至于剩下的一些第一第二产业和底层劳动者,那就只能去第三空间了。 人人生而平等,但是人人生来在社会上已经划出了三六九等。这样的事实看似很残酷,很多别有用心的人也以此攻击特定国家的政府。然而,我想这样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所特有的,这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国家共有的巨大隐患。当然,如今有不少人发现了这样的问题,并且尝试着手解决。政府尝试优化资源分配,即使分配的现状没有改变,至少得让这些底层劳动者感觉自己得到了应有的可接受的权益吧?这点其实古代日本政府做的很好,其“各安其分”的阶级制度似乎能让各个阶层的人都感到满意。而对于一些社会良知,他们也想通过自己的行动,比如建立 NGO 或者资助资产来帮助底层劳动者。但是这样的帮助和《捕蛇者说》无异。这些人自己生活在第二空间,大多数是不肯放弃自己的利益的,也不可能改变整个资源分配体系,最多只能拉一些第三空间的人前往第二空间,根本不可能解决根源上的问题。

而就我来说,我可能只能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角度出发了。既然我不能改变这个现状,那我只能尽可能利用这个现状来谋求自己的未来。出身于第二空间,活在第二空间,我的目标就是维持在第二空间的地位,并尽可能前往第二空间的上层。虽然说第三空间的人前往第二空间非常困难,但第二空间的人落到第三空间却是有可能的。而同样是活在第二空间,也有活的好和活的不好的区别。所以第二空间的生活常态就是——中产阶级唯恐自己落下当前的阶层,拼命地往前挤。作为这个空间的一员,自然也不能免俗。对高中生来说,最近的一次阶级微调就是在一年半后的高考。所以说,现在的学习状况,在某种角度上会决定未来一生的地位和走向。比别人提早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会是先行者的优势。当同学还在为游戏和男女友而战时,我得明白我是在为了将来而奋斗。

话说成这样可能一点都不正确,但是既然已经站在这个平台上,就要充分利用这个平台的高度往上爬。这样注定会抛弃处于自己身下的人,置底层劳动者与往日的同行者于不顾,并夺走他们本来可能拥有的资源。但是,我本身就是这个巨大不平等制度的一部分,要让我自己过得更好,就必须这么做。多少人用不知道比我高到哪里去的文笔修饰自己的目的,但是他们真正所想的大概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