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近日的烦恼 2

2018.01.19

总觉得很不可思议,从这个学期的开始,我似乎经历了不少戏剧性的事件,从而促使我的心境有了很大的改变。而现在的我的内心好似一池被搅动的浑水,同时三观也被击碎了大半,还在重组过程中。我的心中充满着对立与矛盾,连自己都无法确定自己真实的想法与心意。这可能就是青春吧,在拥抱这份无上礼物的同时,我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或者说代价其实比收获小得多?)

因为上次那篇文章其实是一份作业,所以条理显得相对清晰。而这篇博文并不是作业,再鉴于我现在混乱的情感,逻辑性应该差很多。我会尽量让这段话更有条理的。 首先,我失去了前行的方向。在过去,我对自己的想法相对比较自信。我似乎很清楚自己是谁,处事的原则是什么,自己又想要干什么。但现在我渐渐发现,过去我坚定的信念其实都是一种逃避,看起来极为幼稚。在以前,我全心全意地为学习奋斗,学习的成绩便是我的一切。当然,我还有各类才艺为自己点缀,但在心中我将“学习”作为“官方价值目标”。可其实我早已知道,学习不是人的一切,空有学习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将“学习”作为主要目标不是因为我明确当前的目的,而只是因为所有的“权威”都这么说,而我对其方法比较熟悉罢了。仅仅因为自己不敢离开舒适区而编造各种崇高的理由来欺骗自己那么久,我真是对此感到羞愧绝望。同时,我曾一直反感一些人,他们“矫情”、“做作”,整天披着假面“行骗”。而如今我才发现,我的“反感”其实是因为我得不到他们靠实力能轻易得来的东西。因为我不会,得不到,我才用“道德”“人情”这样的武器去攻击他们,在自我陶醉里麻醉自己,现在的我就像失去了参照系,只能由着惯性前进,却不知道将走向何方。

其次,我将要失去自我。或者,在谈这个问题之前,我得先知晓:什么是自我?怎样才算活出了自己?我幡然醒悟:我的性格、处事原则,太容易被周围的人和事改变了。和不同的人待在一起,我很快就会被同化,语言、行为、性格……它们表面上都会很快变得和他人一样。我很多时候会感到自卑,如果我认定一个人的性格比我更优秀,在不经意间我便会模仿,这种行为几乎成了我的习惯。如果说人要“自我实现”,究竟怎么样才算“自我实现”呢?以前的我是绝对的理性主义者,将人的一切都比作算法与机器,人实现其设计功能便是自我实现。但现在的我变得更加感性了。你可以说人是由极为复杂的工作原理构成的,但在意识层面,人生存的意义一定不会和机械相同。爱因斯坦认为人要有志同道合的人同行,要去追求无限的东西,从中自我实现。这无穷的追求对我来说是什么呢?我失去了我对自我价值的认知。

此外,我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理解感到更为困惑了。别人说“求同存异”,而我一般只有两种状态:主动排斥和同化。这不是大多数人的做法吧?另外,在过去,我曾只相信自己的三观和行事准则。我对他人的思想与行为指手画脚,向他人“兜售”自己的认知。而如今我发现,他人有他人的三观,并且往往有自己的道理,只是我没能理解罢了。再说,他人有怎样的三观,和我无关吧?所以我说,越是坚持以自我标准评判他人,我便越感觉到自己的无知与愚蠢。更何况,有时我甚至都没能完全看懂一个人,只从其表面来推断其为人与内心,是多么不通人情!对于这点,我也许会在此后的文章中仔细解释。

对现在的我来说,我早已失去了把握内心的力量。我唯一能做的便是抛弃一切对自己施加的欺骗,尽可能消除成见,然后尽可能多地接触不同的观点,经历更多的事件,细细品味生活。希望在几个月,抑或几年后,我能建立新的坐标系,形成属于自己的稳定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