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不知所云

2018.03.25

和同学聊天。突然想起了我们的第一台的 FoAoN QiAnG 服务器。

初二时代

第一台 Linode 服务器,第一次使用 Linux 操作系统,第一次学会用 Vim。

在之前科学上网用的都是 GooAgggent,每天都要提早开机扫描很长时间的 IP。之后好像还在一个奸商那里买了某“麒麟” fq 服务,在外公家的电脑上,用着当时还活着的 SmartQQ 网页版在群里,用同学的支付宝账号购买的。虽然这个服务很烂,作者人也很烂。但是这是我第一次登录 Google+,第一次知道神乐坂家族,第一次打开 ingress,第一次感觉自己属于一个广阔的世界。

随后我便知道了“影袜”。在黑洞咖啡馆找到了免费的 ss 配置。当时还要看运气,很多时候找到的服务器还非常不稳定。当时咖啡馆的域名还换了几次,我记得其中一次是 xcafe.in。

后来大家商量一下,还是买一台自己的服务器吧,速度快也不用靠别人的支持维护。当时很多人在用 DO 和搬瓦工的服务器,价格也很便宜。但是看了知乎上面的评价,说 Linode 要比他们稳定很多,是“服务器中的高富帅”,就打算用 Linode 了。

同学找了一批朋友,大家一起合租出钱,每月集资买了这台 70 元/月的服务器。当时这笔钱对我来说是巨款。当时我初二。

那个时候群里还只有我一个人会维护服务器,会从头搭建影袜。一年后我的森海塞尔耳机损坏,是从这个群里的群友手里收了一付 ATH ES-700。400 入,现在还在使用。现在这个群里面不乏有人已经能自己配置服务器,自己出去卖钱了。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和另一群在 vb 吧上结识的朋友打算做一个团体网站。那时很流行这种学生小作坊,大家也都有自己的网站。我们取名叫做 Dojiang 豆浆。和 dojiang.org 域名的所有者谈判,他决定在自己的博客上开放投票,票数最高的人可以获得这个域名。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大家一起刷了 30 多个代理在博客上投票,最终刷了 100 多票,顺利拿到域名。我至今还记得当时拿到域名的喜悦。安装了 wordpress 博客系统,一开始用的是别人的虚拟主机,后来迁移到了这台 Linode 上。

也大概是这个时候,初中班主任要搞一个班级网站。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商量网站的设计,班长写文案。当时一起设计网站的几个同学,现在还维持着定期的联系。也大概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多梦” Wordpress 主题。当时多梦的域名是 dmeng.net,之后迁移到了 dmeng.com。

初三时代

之后由于大家抱怨服务器太慢,我在微林上购买了 vxTrans 国内中转服务。当时微林的收费策略很坑,计算一下不如自己购买国内阿里云服务器做中转。第一台阿里云服务器,上海可用区。

初二到初三的暑假。Linode 的服务器大概就在这个时候逐渐被干扰,大家抱怨使用越来越不稳定。而国内中转的流量有限,也不能一直用国内中转。这个时候我了解到了所谓的 CN2 网络,于是瞄准了 ConoHa 服务器。当时我还是个狂热的二次元,对于萌的东西基本没有抵抗力。所以开始使用 ConoHa 的新加坡服务器。当时还在折腾初代的 SSPanel,把整个网页的背景全部改成了 ConoHa 的看板娘,还将语言萌化了。第一次涉足网页前端。

ConoHa 看板娘

随后国内中转服务器因为费用的问题彻底无法运行下去,而尝试了 Linode 的美国节点之后又不如人意。2016 年 7 月底,我换用了 Sakura 服务器。160.16.108.208。这台服务器使用的时间很长,直到大概半年前代购商家被 Sakura 清算封禁才被强制关闭。当时还在使用 serverSpeeder 网络加速器的 20M 免费正版。如今 serverSpeeder 已经倒闭了,服务器上还在运行的版本全都是无带宽限制盗版。

高中时代

当时正值初升高。看到高中实验楼的同学还在使用蓝灯这种工具,我本来想把我的代理卖给他们开拓市场。这件事情后来我也不再谈论了。也就是这年 8 月,我参加了 CRC 机器人竞赛,开始使用 Python 和 OpenCV,彻底告别了 VB。

这个时候开始,我断断续续地写起了博客。但是当时真的非常不认真,与其说是写博客不如说是在玩博客程序。我还记得那个下午,运动会,同学们都在操场上奔跑,我在实验楼的机器人教室搭建 Ghost 博客平台。向窗外一瞥,她在跑道上飞奔着,他在跑道上飞奔着。当时好像一次古文翻译,我在翻译“杨成斋”(杨万里)的名字时口误说成她的名字。之后将错就错,就给她取了“杨成斋”的绰号。

好像这个时候 SS 作者被请喝茶停止了开发,SSR 接手。我用上了 Telegram,也时不时能在 G+ 和 Telegram 群组上说上一两句废话。加入了华二几个同学的小群。他们是我在 CRC 赛场上认识的。其中一名原来是 Zodiac 的主要程序员和主导者,现在 Zodiac 队的官网仍然沿用他开发的版本。之后参加科创大赛的时候我们一起在星巴克做题,还用了他安装在树莓派上的思海题库辅助做题。

如今

之后的故事离今天太近了,回忆中断,时间又回到了今天。同学撸羊毛,买了阿里云海外版的新加坡 ECS。Sakura 被商家误删,重开。中转到期。春节新加坡服务器阵亡,新开一台。如今开始撸 Azure 的羊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