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不迷茫

2018.05.28

五月的天气就如婴儿的面孔,一场雨后跟着的又是带来暑热的艳阳。高压与低压的交替,仿佛也让我的心情有着不寻常的变动。

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回到了小学,在操场上与同学们嬉戏。无意中,我望向水塘,本应看到的是我的面孔,但水塘中倒映着的确是另一个人。一转眼,升入了初中。赶忙确认自己的面貌,镜子中的人果真有着另一个同学的特征。时间仿佛回到了高中,镜子中的我是他、是他、是她、是她,可就不是我。

猛然从梦中惊醒,精神仍处于恍惚之中。我害怕。我似乎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我自己的面孔,一直都跟随在别人的背后。想着要成为那个人,于是从没有形成自己的思想和意志。面对文章和时事问题,我时常能说出“这其中有这样几种看法和观点”,但很难说出“我认为是这样的”。

我对很多事情似乎一直都缺少一种主见。或者说,我的思维习惯于跟从一些已有的,被我见到的东西。我会有批判性思维,但是仅限于我看到的,并且判断的价值观也来自于他人。这与其说是批判性思维,不如说是“读者对作者思想的一种本能怀疑与抵制”,或者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一种刻意展现。

若是一直跟随着别人,模仿着别人的生活方式和意义的话,我的自我又存在于哪里呢?所以,我失去了前行的方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没什么意义。船只在海洋中航行,不依靠自己的罗盘和地图,只是跟随着附近的船影飘荡,怎么能找到那片陆地呢?

正是因为隐隐约约意识到了这点,一年前的我受到了莫大的冲击。但是那次冲击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教训,却造成了自信心的完全丧失。我开始不相信自己,怀疑一切,质疑一切,进入了走火入魔的怪圈。

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又凭什么要求别人相信自己呢!如果一直都在质疑,即使别人指出了正确的方向,我也一直在怀疑,怀疑,这样的怀疑又有什么价值!的确,很多事情上我曾经都想错了,但是这并不是完全否定掉自我的理由。本来就少的可怜的自我又被自己亲手摧毁,我也蠢的够可以的。

我不相信我自己,想否定自己,但同时这样的我又感到痛苦,想要得到别人,得到自己的认同。这样,我向别人求助,向别人倾诉,渴望得到他人的肯定,以此重建对自己的认同。但是,如果我仍然想要否定自己的一切,当得到别人的肯定的时候,我定会否认掉“得到肯定”这个事实。所以我会说“我弱就是我弱,你强就不要假惺惺地说自己弱了”,如此这般,又想要让别人否定我自己。这样的我,真的很矛盾啊。

我所需要的,正是如“我能无条件相信我做的事情是对的”一般的精神。虽然说,我大概不能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的正确性,但是,至少不应该一味地否定自己。

在心里,我也许还是一个孩子。想要依赖别人,遇到问题就退缩,投入别人的怀抱。当有一天,我发现父母再也不能解决我的困扰,我嚎啕大哭,我绝望,我迷茫。我尝试着找到另一个能依靠的人,再依赖别人来解决我自己的困扰。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事啊!这种迷茫,应该更像是婴儿正在断奶,正因为喝不到母乳而大哭大闹。也许,我应该学会独立地思考,独立地解决问题,不依赖任何人而生活了。

伊能静说,真正能生活得很好的人,和别人在一起生活和与自己在一起生活过得是一样的。个人其实都是独立的。每个人,也只有每个人自己,才对自己直接负责。要依赖别的东西生活的人,都是失去动力的独木舟。当失去了外在的帮助,就只能在荒芜中沉浮。只是有时候,要放下这种依赖的心思,要花上很大的力气。

五月的艳阳提醒着我,还有一年,我将踏上高考的考场,踏上走向大学学府的全新旅程。还好,还有一年。我不敢说我完全解除了心头的疑惑,但我至少看清楚了一部分问题的本质。现在的我暂时不会迷茫了。我也许仍然会矫情,也许还会绝望,但是我看到了准静止锋中的一丝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暖锋将会占据上风,将徘徊的云气推向遥远的北方。

「悔恨是一种事后的聪明。在悔恨者眼里,往事是一目了然的。他已经忘记了当初选择时错综复杂的困境和另一种可能的选择的恶果。此时此刻,已实现的这种选择的恶果使他成了那种未实现的选择的狂信者。他相信,如果允许他重新选择,他将不会有丝毫犹豫。」